行業資訊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 >

禽流感沒影響你我吃雞,養雞人卻一直在凜冬里

發布時間:2017-02-28 22:27  瀏覽次數:

思忖很久,還是想來寫一寫養雞人。這個春天,他們是最困難的農夫,沒有之一。

一場禽類可傳染給人類的高致命性流感,繼2013年后,再次重創家禽業。

畢竟,當生命受到威脅,一切都退居其次。

現在,蠻多養殖核心區的淘汰肉雞價格,跌得已經不能按斤算了,6元一只直接拿走。還有農夫們連雞帶蛋都不要了。他們的存貨賣不出去,又虧損嚴重,只好不辭而別。

所幸的是,消費端還沒有出現特別大的恐慌,連肉雞、雞蛋的價格都表現得相當穩定。

只不過,“出場費”已經跌到6塊錢的雞,到了消費者嘴里還要20多塊。

行業凜冬已至,家禽業的農夫怎樣熬過這一段黑夜?

2元一斤的雞價還要跌 
 
 

 

一個不得不告訴農夫們的一個事實是:肉雞和雞蛋的甩賣價,還會繼續往下跌,且止血期不定。

前幾天,十幾家養蛋雞、肉雞的農夫來訴苦:雞蛋已經跌破2元了,一斤1塊9毛5分錢,還得求著別人收。淘汰肉雞也賣不到2塊錢一斤,直接講“只”來賣,不超過一個星期,一只雞就從12塊跌到6塊,打了對折。

價錢跌得肉疼,頹勢直要人命。

可是,2塊錢一斤的雞蛋和雞肉根本到不了老板姓嘴里。老農跑了跑市場,一只雞還是要20多塊,一斤蛋也還是4塊多錢。

 

養雞人愁眉慘淡,他們熬得過黑夜嗎

一位養種雞、賣雞苗的農夫說,下游的淘汰雞完全沒有出路,全都壓在手里,哪還有人會來買雞苗?這才是對整個產業打擊最大的地方——

沒人買雞,沒人養雞,殺雞殺苗,病態演變。

雖然老農覺得這種說法多少有些夸大,但今年上半年肯定沒人會去擴大養雞。即使這樣,也有大量淘汰雞排著隊進屠宰場和冰凍庫。

所以老百姓也成了這場災難的受害者。大家能吃的雞還有很多,市場終端的價錢從來都是易漲難跌。而且,不排除一些環節上的從業者悶聲發災難財,硬頂著價格不降。

所以啊,2塊錢一斤的雞價還要跌,雞農們的苦還要受,老百姓的虧還得吃。

 

屠宰場躺著賺錢還有話語權
 
 

 

那些悶聲發災難財的,都是哪些人?

被養雞農夫們吐槽最多的就是屠宰場,然后是超大型的全產業鏈家禽企業。

一個養了20多萬只雞的合作社帶頭人幾乎在痛斥他們那邊的屠宰企業。大概意思是:收雞時,是不管行情好不好,都在用洪荒之力壓價,不管養雞人的死活;出貨時,是不管收的雞價有多低,依舊按自己定價來賣,而且還消息互通,把控市場。

他舉了個例子:去年淘汰雞4塊錢一斤賣給屠宰場,處理完的出貨價是4塊5;現在同樣的淘汰雞不到2塊錢一斤賣給屠宰場,處理完的出貨價還是4塊5,這不就是在發災難財?

從屠宰場拿貨的生鮮商、超市的渠道商、加工的食品廠,都會基于4塊5的進價來核定自己的出貨價,老百姓吃雞怎么會便宜?

 

屠宰加工廠開足馬力,他們能幫一把養雞人嗎?

無奈到絕望的是,這兩年國內養雞業的產能極度過剩,養雞人又多又雜,大型畜禽加工企業對市場終端的價格體系影響力越來越大,中小型養雞企業在這場行業重創前,毫無話語權。

所以啊,6塊錢一只的雞還要繼續送進屠宰場,哭著看別人發財的苦還要受,只希望老百姓吃雞能少花點錢。

 

養雞人的市場空間會更小
 
 

 

雞農們曾經在2013年的春天,遭遇過同樣的困境。

那一年的困難更大,家禽業損失慘重,各種領導干部在電視鏡頭和報紙版面上帶頭吃雞,希望消除老百姓心頭的顧慮。

這次有些不一樣。老百姓們該吃的雞還在吃,該煮的蛋還在煮。這種消費端的和諧穩定,可以給雞農們傳遞一個信息:即使流感災難來襲,養雞行業的衣食父母還沒有激變,雞農們有機會熬過寒冷長夜。

但老農想告訴養雞人一個可能的殘酷現實是:即使熬過了這一年的黑夜,留給大家的市場空間也會變得更小。

 

養雞人們曾擺出“百雞宴”來證明放心可以放心吃雞

經歷2013年的高致命性流感之后,國家明確提出相關區域的“禁養”、“限養”政策。尤其是在大中型城市周邊,以及集中的家禽養殖區,“禁養”、“限養”的范圍擴得更大,可以養雞的空間變小,抽檢頻率、檢驗檢疫的要求更高,更注重養雞從業者的經濟實力、科技實力、管理水平。

在急劇變動的市場里,這種變化會對普通養雞人會形成自然淘汰。

所以,這一輪流感病情下來,養雞業會完成自然的去產能,也去掉了更多養雞人。

經過行業的這一番篩淘,一個很可能出現的狀況是:家禽行業剩下的大多是正大、溫氏這樣的行業巨頭,傳統的養雞人的市場空間越變越小,而后慢慢轉型成經紀人、經銷商,甚至打工者。

行業變遷的規律無可阻擋,老農只希望,能看到雞在山坡跑,蛋在窩里造。養雞能賺錢,百姓能吃好。
       (楚天都市報/老桐)